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紫轩小说吧_手打吧 -> 其他类型 -> 大逆之门

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三让他去找吧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紫轩小说t259,,

    安争伸出手的那一刻,曲流兮和古千叶两个人同时跑了过来,可是在奔跑的时候古千叶却突然慢了下来,看着曲流兮冲进了安争的怀抱。

    世界,总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说吧,怎么补偿我们”

    古千叶走到安争身边,抬起手在安争的肩膀上拍了一下:“我们两个被你遗弃了这么久,我告诉你,想让我们原谅你可不是你打一架弄一身伤看着有点可怜就能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安争看了古千叶一眼,然后一把拉过来使劲儿抱了抱:“我把杜瘦瘦的大腰子给你偷来烤两个吃。”

    “四个”

    古千叶本来想躲,可是最终却还是贪婪的在那怀抱里享受了那么一小会儿,然后从安争的手臂之中钻出来,过去拉着曲流兮的手:“我们俩一人两个。”

    曲流兮笑起来:“把他吃破产。”

    安争抬起手揉了揉鼻子:“那可不容易,我现在特别有钱。”

    古千叶笑的前仰后合,转着圈的笑,转圈的时候眼泪就会飞出去。曲流兮看着古千叶笑着哭,也笑着哭。她怎么可能不懂古千叶,在九圣宗这么久的煎熬之中,如果不是两个人互相支撑着可能早就已经崩溃了。她知道古千叶有多苦有多难,这种苦这种难比她还要煎熬的多。

    “杜瘦瘦又胖了没。”

    古千叶一边走一边问。

    安争抓着她的胳膊把她拉到自己的肩膀上坐着,另一只手抓着曲流兮的胳膊把她拉到自己的另外一个肩膀上,像个巨人一样扛着两个女孩子一路往山下走。

    “这是干嘛”

    古千叶道:“现在才想起来给点小甜蜜”

    安争:“没啥,舍不得你们走路。”

    曲流兮红着脸笑,笑的很放肆,因为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能够放肆的笑出来了。古千叶笑,两只手在安争的头发上使劲儿揉啊揉的,把那一头长发揉的乱七八糟的。然后两个人又好像小猫儿一样一左一右为安争把头发梳理好,那四只小手比小猫儿的爪子还要轻柔。

    上九天道观毁了,里面那些九圣宗的弟子死的死逃的逃,九圣也死了,天空上那艘战舰上剩下的九圣宗弟子没敢出来,战舰转了半个圈飞速离去。

    安争只是没有想明白,谈山色为什么不出手。

    谈山色不是一个很轻易放弃机会的人,在九圣和安争拼到最关键的时候,如果他出手加入的话可能会改变结局。但是,谈山色又是一个怀疑一切的人,可能改变结局这六个字不足以让他出手。如果将可能换成一定,一定改变结局,他就会出手了。这是安争能想到的一方面,另一方面,安争却是谈山色就算是冒险也一定要除掉的对手所以,谁也不知道在那一刻谈山色的心里想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安争知道谈山色肯定就在这上九天道观附近看着,从始至终看着。哪怕就是现在他和曲流兮古千叶一同下山,他可能还在某个别人发现不了的地方看着。

    距离大概四屋里之外的高坡上,一棵很雄奇的迎客松下边,谈山色看着面前的棋盘,又看了一眼对面山坡上下来的安争,微微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站在他身边的女子轻声问:“为什么刚才不出手”

    那女子美的不像话,是一种不同于曲流兮的清纯之美,不同于古千叶的可爱之美的美感。她成熟,性感,温柔而又不失英气。一个女人最诱人的气质,在她身上都能找到。她的容貌本来就很精致,化的妆容也很精致,身上的衣服精致,举手投足也很精致,从头到脚从容貌到气质都挑不出来一丝瑕疵。

    她叫貂媛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不确定。”

    谈山色的回答很简单,但是语气并不是他惯有的那种自信。

    “你不确定的,也许不是你就算出手能不能杀的了安争吧”

    貂媛为他倒了一杯酒,挨着他的肩膀坐下来,动作轻柔舒缓。而这保持着的距离,又让人有一种亲切却带着些淡淡疏远的暧昧感。所谓暧昧,不过若即若离四个字而已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不仅仅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谈山色落子,手抬起来的时候又有些后悔,觉得自己这一步走的并不完美,可以再思考一下。

    “他当然想到了我就在附近,可能他就是在赌,赌我的怀疑心重。他一定想到了,我会怀疑他是不是一个人来的,毕竟现在的他性命之中远超在大羲的时候为明法司首座的时候。他身上担负着亿万人的生死,又岂是一个明法司首座的地位能比的了的。他赌的是我不敢赌,他赢了”

    貂媛嗯了一声,语气很柔和的说道:“但你对了你刚才就已经看出来,他杀九圣的时候根本没用全力。看起来打的很惨烈,但那种惨烈也许是做给你看的,想引你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,是他故意做出这个样子让我以为他留有后手呢。”

    谈山色的手收回来,最终还是选择把那颗刚刚落下的棋子捡回来,重新思考:“他太了解我了,他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,落一步棋子就要思前想后。这正是我的弱点,致命的弱点。我思考的太多,就会将简单的事情变得很复杂。如果当时我出手的话,他已经死了呢”

    貂媛的手在他的手背上放下,却没有握紧,只是放下。

    “你皱眉的时候,样子让人心疼。”

    她说。

    谈山色笑起来:“你说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都是思考过的。”

    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:“所以你和我是一样的人,你才会在我身边留下来。你曾经让一个时代变得风起云涌,你做的事和我做的事也许也是一样的。所以有时候我忍不住在想,你会不会是另外一个我”

    貂媛笑起来:“那样岂不是很好玩”

    谈山色认真的说道:“不好玩,一点儿都不好玩,你会对自己动心吗”

    貂媛沉思片刻,点头:“会。”

    谈山色楞了一下,然后苦笑:“是啊我也会。”

    对面上坡上,那一男两女已经走下了山,等待着谈山色命令的修行者最终什么都没有等来。谈山色和那个叫貂媛的女子就坐在迎客松下边喝茶下棋,似乎已经忘记了安争这个人,忘记了要杀安争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找答案吧”

    貂媛落子,她刚才对谈山色说,你落子犹豫不决是因为你心中事太多,我与你对弈,你落子就能果决些。和她对弈,谈山色果然觉得轻松了一些。一个人自己和自己对弈的时间久了,就会怀疑一切,连自己的都怀疑。因为你总是要将自己想成另外一个人,拼尽全力的去尝试完美做到那个人的做法。

    而坐在对面的那个假想敌,又不止一个人。所以长久下来,谈山色觉得自己早晚有一天精神上会出现问题。事实上,他觉得自己现在精神上已经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他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遇到貂媛的,但是遇到之后他就明白,自己终于不再孤独了。很久很久了,他身边都不缺女人,他也不是一个很在乎女人的人。然而现在不一样了,他觉得若是有一天自己身边没有了这个叫貂媛的女人,自己可能会非常非常的难受。以至于,他甚至有一种自己不愿意承认的感觉安争带着自己心爱的女人离开,本就是完美的结局。

    改变,总是在不经意之中。然而改变,并不足以改变谈山色。

    “是啊,找一个答案。”

    谈山色道:“我在寻找,但是自己找不到,或者说找的力不从心。然而当你发现你的敌人也在找的时候,那么这件事就变得简单起来让安争去找吧,放他一条路走,他会把答案带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开始怀疑了,所以你开始放弃。”

    貂媛看着谈山色的眼睛:“你对使命产生了怀疑。”

    谈山色站起来:“不下了最初的时候我以为自己是手,世界是棋盘,而不管黑子还是白子都是我这只手控制的。有一天忽然发现我是棋子你难道会平静”

    貂媛也站起来,将貂绒大氅披在谈山色的肩膀上:“距离此地大概三千多里有一个叫西子湖的地方,本是四季如春的气候,前日开始却下了大雪,风景更是美的让人窒息。前日你在筹谋大事,我便一个人去那走了走,走过一次觉得美是美,应该不会再想去第二次。可是方才却忽然生出来一种念头,若是能和你走一走,多走几次也应该还是美的。”

    谈山色嗯了一声:“那就去走一走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也下山,貂媛伸出手挽住了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那些还在密林之中等着的修行者一直在等,很久很久都没有人给他们任何指令,每个人都变得有些迷茫起来。他们自己并不知道,也没有去深思,他们其实不重要,只是别人手里的棋子而已。他们也没有去感悟什么,那个肩膀上扛着两个女孩子下山的男人,那个披着大氅挽着美人下山的男人,和他们其实不在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燕城也下了雪。

    安争带着她们回来了,雪地上只有他一个人的脚印,却不孤单。紫轩小说t259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